建筑的本质是哲学

Release Time:2009.01.23Publishing Author:来源:《绍兴日报》“天下越人”专版

“建筑设计首先不是艺术,而是思想,本质是哲学;建筑设计不能创造,但要有创意。否则,建筑设计难免荒唐,就是对城市的破坏。”

2008年底,前来古城绍兴颁发给这个城市“联合国人居奖”的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人居署执行主任安娜,此前震撼于一位绍兴籍的年轻建筑师的设计作品——杭州“九龙一号”大型山地别墅区,那种依山随势,蕴含着“出尘之隐,山语之间”的意境,受到她的深深赞许:“这是东方意境与现代居住建筑融合的经典。”并亲自颁发给他“国际人居建筑金奖”。

  不高的身材,一脸络腮胡,带一副黑边的眼镜,时常处于沉思的神情。睿智、从容之中,透出飘逸的气质。

  他就是在中国建筑设计业界声誉鹊起的绍兴籍青年建筑师宋建良。

  如今,这位临近不惑之年的建筑师,是“禾泽都林”的领头人,是浙江、江苏、广西等地若干家设计机构的首席建筑师、董事长。

  “禾泽都林”堪称是一个奇迹。在当前的金融危机下,国内房地产业界进入“寒冬”,大多数建筑设计机构惨淡经营,它却逆风飞扬,攻城略地,成为“冬天里的春天”。

  不过,对于这些“生意之事”,他并无兴趣谈及,往往寂寥无语,进入似睡似梦的自我意境。只有在谈及建筑设计作品及其思想与理念时,他才仿佛从梦中骤然醒来,两眼放光,神采飞扬,谈笑风生。如此,判若两人。

  “建筑设计首先不是艺术,而是思想,本质是哲学;建筑设计不能创造,但要有创意。否则,建筑设计难免荒唐,就是对城市的破坏。”

  他的许多建筑之论,也许听起来有些“怪味”,却往往蕴含着对于建筑的深刻理解与社会责任,以及从中闪烁着的不竭灵感与无尽才华。

  设计创造价值

  “没有卖不掉的房子,只有卖不掉的理念。设计,就是要让土地增值,化平庸为神奇,让偏远成为中心,创造一种‘文化+绿化’的最好生活方式。”

  这是宋建良对于建筑设计的追求。

  三年前,国内房地产业策划大师王志纲走进嘉兴,被一个叫“巴黎都市”的融商业与居住的“城市绿洲”所吸引,预言:这样的品质注定升值。

  三年后的今天,此地的房价已从当初的每平方米3000元跃升到6000元。

  也许,房价的上涨并不是建筑品质的衡量。在普涨之下,房价的过快上扬也为公众所诟病。但是,它所具有的品质和魅力,显示一个建筑师的思想和底气。

  这曾是一个远离市区数公里的荒僻之地,并无山水可凭。历代为桑麻之地,鸡鸭与野鸟出没。近年来,则是违章建筑、废品收购点的“集大成者”。然而,似乎在一夜之间“沧海桑田”:占地350亩的融商业与居住的新城市,其贯通南北的中央景观大道,以及穿越东西的塞纳河休闲带,将整个区域有机分割成各个组团,组团与组团之间通过道路及景观环境串联起来,形成封闭的组团与开放的小区。如此,绿色的生态功能,配套完善的商业,以及颇具现代风情与生活意境的城市空间,熠熠生辉,成为嘉兴的“城市片断”和“城市副中心”。

  “一个建筑小区,良好的环境、套型、立面、配套等等,组合起来就会让它中心化,产生一种情调,一种生活意境,一种良好的生活方式。”宋建良说。

  “因此,设计就像写文章,巧妙的构思、精彩的词汇等共同为主题服务。设计,同样是利用一切建筑语言为中心服务。这个中心对于城市来讲,就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因为标志性地位决定它的价值所在,升值潜力所在。”

  看到一块地,总能找到它的价值,因为价值所在,所以坚定不移地挖掘价值。宋建良用智慧勾勒出无数精彩线条。不光是巴黎都市,兴化“金港·公元国际”,还有嘉兴罗马都市、山西太原钟楼步行街、大理·南国城等等,宋建良在将它们打造成城市中心的同时,也让它们成为了城市发展的烙印。研究城市“任何建筑决不是单一的孤立,它是一个城市的片断;任何建筑都是有生命的,它是一个城市文脉的延续;任何建筑,都应是发展城市,而不是改变城市。因此,建筑设计不能创造,过于张扬个性,强调自我风格,就是对一个城市的破坏。”

  宋建良如是说。

  因此,他认为,对于建筑师而言,“研究城市”是必做的功课。

  每到一个城市,宋建良就打一辆的士,花一天半天的时间,叫出租车司机拉自己去看这个城市最好的街,最好的楼,最好的小区,最好的酒店,最大的广场,最有名的特色建筑,最有名的古迹,等等。这样一圈跑下来,一个城市的建筑风格,一个城市的建筑水准,一个城市的气韵,一个城市的亮点、精华和传统,就会了然于胸。

  “建筑设计,不是解决这个城市‘有什么’,而是研究‘缺什么’。就是要尊重传统,吸取经典,增添优秀。一句话,合适一个城市的建筑,才是好建筑。”

  因此,他主张,建筑设计不要“创造”,而要有“创意”。

  “创意是设计的灵魂。设计没有创意,就如同人没有思想。但创意并不是创造,推翻旧的,割裂传统,更不是孤芳自赏,哗众取宠,它的终极目的是创造一种意境,一种基于‘文化’和‘绿化’两种元素构成的生活意境。”

  在新中国的建筑中,曾经历了“火柴盒”式的千篇一律的设计,改革开放数十年中,也有过不尊重传统,大拆大建,造成或简单复古或贪大求洋的曲折,留下许多城市的败笔,让人为之扼腕叹息。

  他设计的云南“大理·南国城”堪称是研究城市的建筑经典。这个大理古城中的城市片断,扎根于深厚的南诏和白族文化,以大理丰富的旅游资源为依托,融民族传统文化和时尚风格为一体。其中,兴建的大理石博物馆和大理石工艺品拍卖中心在全国独一无二,数百家商铺各具特色,七个文化广场风格各异,五星级产权式酒店、别墅式旅游酒店等,都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古城韵味,与大理古城、崇圣三塔寺、天龙八部影视城遥相呼应,相得益彰。可以说,它在设计上传承了经典历史素材,对大理白族的建筑、人文、民俗等进行了充分的提炼与演绎。

  他说,建筑师不像画家、书法家,可以关起门来,充分张扬个性。画坏了,写坏了,大不了扔进废纸篓。建筑师不一样,倘若对方给你一个亿,而你却搞出一堆毫无实用价值的东西来,不但是对资金的巨大浪费,而且是对城市的破坏。因此,建筑师应时时清醒自己的建筑伦理和职业精神。

  定义建筑师

  何为“建筑师”?宋建良说,就是帮助人们实现建筑理想并付诸实施的人。

  “建筑师主要成就的不是自己,而是社会。”

  所以,他认为建筑师的工作就是通过建筑设计帮助别人解决问题的过程,其中自然包括开发商。他说:“在开发商拿到土地以后,建筑师要冲在前面,与开发商一起解决各种问题。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建筑师。”在宋建良看来,“关注结果,帮助客户实现理想”是建筑师分内的事。

  在宋建良的认识中,伟大的建筑师就是为全人类实现建筑的理想,倡导建筑与自然和谐统一的人,而他个人比较推崇柯布西耶。他说:“柯布发起了现代建筑运动,解决了当时很多社会问题,同时他又是与时俱进的。”同时,他也认为像密斯·凡德罗这样的建筑大师,对过去一个世纪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因此,建筑师的工作和责任,需要他有人文素养和宏阔眼光,尤其要用哲学的眼光做建筑。

  宋建良对国学、文学、哲学等等各种传统人文学科的兴趣之深,远远超出旁人的想象,而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为建筑师的身份服务的。

  用东方建筑语言表达西方文化意境,用西方建筑语言表达东方文化意境,这是他的新追求。

  “每个国家的建筑师设计风格都与该国的文化、历史、社会伦理有很深的渊源。”作为有着五千年历史文化底蕴的中国,建筑师的使命自然包括了通过设计作品来推动文化的复兴。

  “中国古代的建筑设计一般都是由文人完成,文人一般比较注重意境和社会伦理,小巧精致的苏州园林也好,堪称中国建筑最高境界的故宫也罢,都是这两点的集中体现。”在宋建良看来,中国的设计师随便什么时候都不能把文化、哲学的本源丢掉,“我认为中国建筑师的风格就是要注重把建筑与自然、文化伦理充分融合。”

  “中国的建筑讲究群体与单体的和谐,西方则讲究单体。”因此,宋建良更推崇用东方人的哲学,东方人的生活方式,东方人的文化来指导研究城市,设计城市。

  “什么是好建筑?什么是中国的好建筑?”宋建良解释道,“有人说,能反映中国当代文化的画才是好画,我认为好建筑、好城市也是这个道理。”所以他认为建筑师要补文学的课、补哲学的课、补社会伦理的课,“这样可以丰富建筑师的修养,从而拥有更多的可用素材,设计的时候便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