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造梦者——宋建良

Release Time:2015.03.28Publishing Author:来源:CCTV《影响力人物》栏目专访

2015年3月28日(周六)15:30,CCTV发现之旅频道播出《影响力人物:城市造梦者—宋建良》。央视著名主持人鲁雅娟对话浙江禾泽都林建筑规划设计有限公司院长(董事长)宋建良先生,一起感知一座城市的建筑温度,解读一个城市造梦者的设计灵感。

01.jpg03.jpg02.jpg

主持人鲁雅娟:时代造就人物,人物影响时代,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影响力人物,当您到了一座全新的城市,首先映入您眼帘的我相信就是城市中的那些地标性建筑,建筑早已超越了建筑本身,它不再是房子,不再是凝固的钢筋和水泥,它彰显象征着这座城市的性格和文化特征,比如说我们能想到的,像北京的天安门、华盛顿的白宫还有巴黎的埃菲尔铁塔都是如此,然而追根溯源,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了不起的建筑,最初都是产生于设计师的脑海之中,是建筑设计师创造了它们,而今天我们影响力人物的现场就为您请到了这样一位造梦者的代表,他就是禾泽都林城市规划设计与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宋建良先生。

主持人鲁雅娟:宋先生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影响力人物做客。


宋建良:主持人好


主持人鲁雅娟:我不知道我的这种理解准不准确?我说您是一位在科学和艺术之间找平衡的造梦者,把梦想实现的人,您觉得建筑设计师有这方面的理解吗?


宋建良:我觉得应该是的,因为这个建筑太综合了,建筑师是一个老年人职业,他有足够的知识,包括艺术、文化、对人性的理解还有科学的思维,我这个房子要造得起来,所以说建筑既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永无止境的行业。


主持人鲁雅娟:您再回想您当时刚刚从事建筑设计的时候,您觉得有一个怎样的质的变化?


宋建良: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觉得水平很高,就是我会设计,后来发现我不会设计,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设计,然后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好建筑,我们的建筑应该怎么设计,所以越到后来越困惑。


主持人鲁雅娟:现在呢,依然在困惑吗?


宋建良:然后我有快十年,没有跟同行打交道了。


主持人鲁雅娟:为什么把自己刻意地放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边?


宋建良:因为我发现,我作为建筑师考虑的问题,可能有一点侠义了,但建筑是广义的,所以这里面我就需要补课,我在十五年前碰到文化人的时候,发现他是学文学的,但他对建筑的知识量比我丰富很多,他把新疆和田两千年的历史挖出来,两千年前和田市怎么样的?作为一个建筑师,应该也知道这些历史,但是我们平时在设计的时候,只是就事论事,假如说我们一栋建筑,建在大街上,建在城市里,那我们要懂得这个城市,但我们现在都不了解这座城市,这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在设计一个建筑的过程中,不论依据是否充足,建筑依旧还是不断地在造起来,越来越多,千遍一律,然后又不断地被拆掉,所以我觉得问题很大。


主持人鲁雅娟:但是还好,您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而且埋首向文化这个非常浩瀚的海洋里面,去寻找属于您的养分,结果找到了吗?


宋建良:我觉得应该找到了。十年前,禾泽都林成立的时候,我提了一个目标,两个梦想。目标是要成为让人感动的企业,怎么让人感动?我们站在一个世界的高度,时代的高度,然后再领悟研究实践社会的需求。


主持人鲁雅娟:您觉得只有这样设计出的作品,呈现出来的设计,才是真正能够打动人的,能够让人感动的能够让人记住的。这是您说的其中一点,还有两点呢?


宋建良:还有两点就是两个梦想,一个梦想是为年轻建筑师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好的环境,因为要产生好的建筑需要好的环境,所以这方面我们尽一切的精力;第二个就是树中国建筑自信,我们中国建筑应该是怎么样的?能不能够为中国建筑现代化或者说当今的中国建筑做一点有益的事情?当时这两个梦想,应该说所有人都是怀疑的,就是目标有点高,听起来很高大上,怎么去实现?但是我们的第一个目标创造一个好的平台,这一点我们做到了。第二个目标切入点是我们对建筑本源的理解,对文化的理解,能够产生一些好的作品,这些作品为老百姓认同、社会认同、专家认同,我觉得这是非常开心的,因为好建筑的关键是社会认同。


主持人鲁雅娟:在这样的时候,要具有一个国际的视野和高度,怎么样占据到这样一个高度?怎么样找到自己的立足点的同时,又能够让眼光看得更远?


宋建良:就是一个国际化视野,我觉得是有三条路,第一就是读万卷书,我们从书中得到国际化的知识;第二是行万里路;第三是与外国人交流,我们这里也有外国建筑师。读万卷书最方便,成本很低,行万里路成本高一点,但是我们也做了,今年在新加坡,去年在迪拜,我们每年都让优秀的设计师到国外去,前段时间,我们又组织了团队到日本去,此次考察日本的主题是探究以儿童与年轻人为主题的社区,这方面的案例在中国比较少。


主持人鲁雅娟:对,我觉得在我交流过的建筑设计师,或者是团队或者是公司中,很少有关注到这个理念,这样一个独特的视角是您选择的吗?


宋建良:是,这是我选择的。因为在我们其中一个项目中,我提出过一个观点,怎么让这个区域有生命力。一个好的建筑,我认为是有生命力的,我们要加入有生命力的内容进去,我们觉得这个内容应该是儿童。然后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找依据,发现日本有,那我们就马上飞过去。


主持人鲁雅娟:在那里有没有依照您所设想的那样,找到您所需要的这种源泉,这种生命力及灵魂呢?


宋建良:很多,而且超越了这些内容,我们的设计师们都非常兴奋,因为年轻人们对学习知识的动力是很强的,这样就开拓了我们的国际化视野。


主持人鲁雅娟:我注意到我们禾泽都林还资助过、支持过许多的类似散文诗歌大赛的活动,已经第三届了是吗?在这其中有没有找到什么和建筑有关的源泉?


宋建良:是的,我觉得找到了,或者说找到了一部分。作为建筑师来讲,这源泉里分两部分:就是我觉得有两个内容,一是知道什么是好的建筑,假如这个问题,我们到社会上到全世界去问,包括去问我们的院士,每个人的答案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鲁雅娟:什么是好建筑,您认为呢?


宋建良:我认为是建筑的本源,本源是两个:第一是与人共生,就是为人服务的;第二是与环境共生。总结起来就是与环境共生一起为人服务。中国的建筑是在山水之间,环境很好,然后以人为本,这样的建筑是好建筑,又符合了中国的文化,所以中国的建筑我认为是千年的建筑,是中国的建筑。一千年还有生命力的建筑,我认为是中国的好建筑。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中国的故宫是好建筑,安徽的宏村、西递、云南的腾冲,所以我觉得一个好建筑是有很强的魅力和生命力的。


主持人鲁雅娟:您从这么多的建筑里汲取了营养之后,我想请教您,您最得意的一个属于您自己的设计,您觉得能贯穿这种理念的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宋建良:我刚才讲的千年建筑是好建筑,然后总结出来好建筑的几个标准,第一个是好的环境;第二个是文化;第三个是功能。按照这三个标准,我们在十年前设计了浙江嘉兴巴黎都市,那是在郊区,它周边有些住宅区,五百亩地,然后我们考察了很多城市以后,发现中国的好建筑应该是这样子的,然后我们按照这个标准把它建设起来了,现在建成以后变成一个城市的副中心了,整个价格都涨了,人生活在里面也方便了,人以生活在那里为骄傲了,就会把整个城市的地价也改变了,我们的项目在城东,原来城东的地价是城西的二分之一,现在是城东是城西的两倍了,很多人去看了以后被感动,很多人认为第一是有中国文化的味道;第二是非常完整。现在建成十年了,还是感觉不错。


主持人鲁雅娟:虽然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但是那个项目可能在当地人的眼中也好,对于您的整个公司也好,对于我们这些可能初到那里的人,看到它第一眼都会被它打动,原因在哪里?


宋建良:我刚才讲的按照我们三个标准来做了,一是好建筑的标准,到了那里以后就会发现自然环境很好,外面是公园、有河道然后把它融为一体统一设计、统一来建造,那就是公园跟建筑融为一体了;二是文化,中国包括世界也好,最高贵的文化是广场文化、广场轴线以及公共空间,比如说故宫,我们到故宫里面去,公共空间很多,皇帝或私人用的空间很小,这个我们做了,这样以后我们每个人回到家的感觉是就不断地从公共空间进入半公共空间,这就是室内空间,这个公共空间非常强烈。有了公共空间以后人与人的交流空间有了,这样中国的文化就出来了,就像一个村的概念了,我们每个村都有祠堂,所以我们现在中央电视台在播乡愁,乡愁里面第一集就阐述了非常讲究的祠堂的概念。


主持人鲁雅娟:对,其实是这个村落的人形成的一个这样的集体,是他们的一个信仰所在。


宋建良:对,还有就是文化交流空间,现在我们没有交流空间,以前有的,为什么现在没有了?被汽车占有了,汽车通常把人的道路给占用掉了,那我们把汽车全部移到下面去了,这个问题现在来讲好像不奇怪,但是在十年前讲就很多人会打个问号,但从今天来看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做的非常极致,从南面到北面大概有五百米,没有一辆汽车经过的,小孩子到下面去游玩的时候是安全的,这也是文化,并且好用,住在那里我到医院的距离、到酒店的距离、到学校的距离、到下面超市的距离、去吃饭的距离都很近。所以我们把周边的资源整合起来,还缺什么资源我们自己来增加,这样就组成了一个微城市的理念,只是距市中心比较远,但是自成一体便自然形成了一个副中心,我觉得这个设计很有意思,实际上也符合了微城市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鲁雅娟:有一点我非常好奇,十年前,您就创造了这样一个建筑行业也好吗,或是一个社区全新的、超前的可谓经典的一个范本,今后也许会有很多人找到您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范列,可不可以把您这个例子再移植到我们那个地方去?那是否意味着复制?会不会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


宋建良:这个复制应该是理念的复制,或者是理念的再提升。很多城市提出这样的要求,甚至一线城市、直辖市也提出这样的要求,能不能按照这个理念来建设,这是很有意思的。这其中有一点非常好,就是成本节约。


主持人鲁雅娟:其实这个我也正想请教您的问题,就是怎么用低成本创造高价值?


宋建良:就是用文化,文化不花钱。假如说我们的建筑材料很好,用石头贴那就花钱了,深刻研究了建筑本源以后,发现建筑成本跟好建筑是没有关系的,我举个例子:我们一直在评中国城市里面最好的城市片段,第一名的往往是厦门的鼓浪屿。我们到那里去看,鼓浪屿的建筑材料很差,是涂料、面砖,但那里却变成了一种文化、变成旅游景点了,所以好的建筑到最后是变成旅游景点。然后我们再去分析一下它为什么是大家都认为好,其实也符合了几个要素:第一自然环境好,第二有文化,第三有我们年轻人向往的一些需求功能(比如酒吧、茶吧等)。还有里面没有汽车,假如说造一座桥把汽车开进来我觉得就不是鼓浪屿了,这里面我们现在的建筑师还有一个很大的责任,怎么解决汽车问题?汽车给我们带来方便,但更多给我们带来灾难(如汽车的尾气、汽车的安全)。


主持人鲁雅娟:所以您从十年前的经典范列开始,就已经去着手成功地解决了汽车这个问题。


宋建良:所以这样一来,我们用一种文化的概念,用一种对建筑本源理解的概念,就解决了一个什么是好建筑的问题。好建筑不是贴出来的而是设计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就是低成本可以实现高价值的。要用一个好建筑的标准去建造我们建筑,但好建筑的标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比如说我们评价一道好菜,我认为第一就是原材料要好,那么好建筑首先是要好的土地,不好的土地我们在设计过程中的首要任务是把它改造成好的土地,这个也是我们低成本实现高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因为建筑师有义务有责任去改造我们的土地,假如真的没法改造了那我们不要造房子了。比如说故宫原来是块平地,现在北面是景山里面有水有湖,这就是改造出来的,符合了山水之间有建筑的中国文化。


主持人鲁雅娟:您觉得如今这么多的设计机构也好,这么多的规划设计方面的团队也好,国内的国外的都在竞争,而且竞争非常激烈。咱们禾泽都林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呢?


宋建良:第一个方面,我们花很多精力去领悟了什么是好建筑,这个很重要。如果我们不知道方向就永远是错的;第二个方面,我们怎么去实现好建筑,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把实现好建筑设计的过程拉长了(从起点到终点拉长了),一般来讲,比普通的建筑师拉长了一倍。所以最近在中国建筑学会今年的年会上提出了中国建筑师没有解决好起点的问题,就是说设计的目标在哪里不明确,那怎么能设计出好建筑呢?所以我们把建筑设计分为四个步骤:第一寻找依据;第二定目标而不是做设计;第三才开始做设计;第四来表达我们的设计。所以第一步找依据很重要,我们要来读懂这块土地,读懂土地是很难的。比如我们去读懂美国很难,去读懂一个人也很难,所以我们必须读懂这块地,读懂要用建筑人的想法,然后我们要去找一些理论依据和案例依据,所以这方面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定目标跟我们的建设方会产生一种共鸣,这时候他会被我们感动的,不是说他认为我这个房子要造什么样我们就这样设计了,我们往往会超越他的想象,然他们看到原来还可以这样子,实际上比起国外,我们中国建筑师花得精力是比较少的。


主持人鲁雅娟: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也是您一再去倡导的说咱们中国建筑要找回自己的自信,您觉得找回自信或者重塑自信或者建立自信的前提是没有自信吗?


宋建良:不能说非常有自信吧,也不能说没有自信,但是至少自信不多。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评论,一本杂志的扉页上说:“中国人们对中国的建筑师不是太满意,然而外国建筑师也看不懂中国建筑师,那中国建筑师在干什么?”所以我们现在经常在报道这个房子造起来被炸掉了、拆掉了,那我想说下令拆的人有责任,下令造的人有责任,但是我们的建筑师没责任吗?没有我们设计房子造不起来的,所以我们很多的建筑师不是把一个建筑设计好了,而是把这个地块都设计死了,这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国建筑师缺少自信。(举个例子:有些建筑师老是在抱怨,这是这个领导叫我做的,领导要求这样的,你有自信你可以去说服他,一方面嘴上在抱怨另一方面还在做,那不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主持人鲁雅娟:我觉得新的一年,所有的企业、企业家,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展望,您的期待是什么?


宋建良:展望2015年,2014年底对于中国设计公司是痛苦的,因为整个建筑量在下降,而且下降的非常厉害,但我们一直以来的趋势是在增长,那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觉得2015年会更加好,更多的人会意识到设计的力量,因为很多建筑的失败,很多房地产的破产,根本原因就是没有重视设计的力量,没有去做低成本实现高价值而是以高成本去实现低价值,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特征是所有商品价格降下来,因为它竞争充分了、成本低了,所以现在这段时间,我们的业务特别多,2015年是我们的机会,我们非常感谢这个转型。


主持人鲁雅娟:谢谢我们的宋院长和我们分享了这么多,也期待有机会您再来到我们的影响力人物做客,带着您最新的经典作品来,谢谢您。


宋建良:谢谢。


跟踪与报道:央视网、凤凰网、腾讯、优酷、网易、酷六、56网、搜狐等